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不久前,今日家居报道了《美国家具厂商:海运费下跌、卡车司机缺乏,墨西哥优势不再?》,指出墨西哥在家具制造上虽然有一系列的优势,但依然面临诸多问题。

实际上,不仅是家具业,其他制造业也在逐渐向墨西哥倾斜。

据科尔尼咨询公司(Kearney)的调查,近三分之二的CEO可能会受到其他美国公司迁入或近岸的影响。科尔尼在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部分原因是高管们正在观望,是否有更多公司将生产转移到离本土更近的地方。

不过,与中国相比,美国和墨西哥的生产成本较高,最终可能会使一些公司提高价格以保持利润率。

“从广义上讲,全球化已经达到顶峰,我们不会再从中国进口那么多了,”富国银行(Wells Fargo)首席经济学家杰·布赖森(Jay Bryson)说,“中国生产仍然更便宜,但如果制造业重新回到美国本土,可能会有反转。”



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泰普尔-丝涟国际

扩建墨西哥工厂

世界顶尖的床垫制造商泰普尔-丝涟(Tempur Sealy)将在墨西哥中南部的托卢卡(Toluca)投资340万美元扩建工厂,将生产面积扩大50%,制造和办公区域面积达到1.9万平方米。

通过这项投资,该公司预计其在墨西哥唯一工厂的产量将在未来几年增长25% ~30%。

公司的墨西哥CEO肖恩·麦克道尔(Shane McDowell)表示:“我们已经看到世界各地的人们正在发生变化,尤其是年轻人,他们更加关注自身健康,并准备在健康方面进行更多投资,年轻消费者的变化正在推动床垫行业的发展。”

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高档与低档的企业采取不同决策

高端零售公司更有可能首先将生产转移到美国和墨西哥,因为它们的利润率往往更高。

总部位于洛杉矶的高端服装和家居品公司Jenni Kayne,将在未来两年内将其所有家具的生产从亚洲转移到美国。其CEO朱丽亚·汉特尔(Julia Hunter)表示,公司厌倦了反复的延误。

例如在2021年初,该公司向一家印度尼西亚工厂订购了一系列庭院家具。虽然Jenni Kayne现在不打算再推销这些产品,但汉特尔说她想提前应对加州港口日益严重的延误,当时家具迟到了四个月,而且没有软垫。

“我们一直在延长交货时间,但仍然很难在预期内收到产品。”Jenni Kayne开始与北卡罗来纳州和俄勒冈州的工厂合作制造家具,其中包括价值4395美元的床和5995美元的书柜。

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其他利润率较低的品牌在增加美国产量方面则处于待命状态。

服装和配饰公司Everlane Inc.的CEO安德里亚·奥唐纳(Andrea O’Donnell)表示:“经济等式需要发生相当大的变化才能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将拭目以待,看看其他更大的企业如何真正实现这一目标。”



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增加中国以外的生产选项

几年来供应链的不稳定正在推动越来越多的美国零售公司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北美。没有一刀切的策略,有些选项更快更便宜。

但与成本更高的投资(例如在靠近客户的地方建造新工厂)相比,增加中国以外的供应商正在成为一种更好的短期解决方案。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全国零售联合会(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供应链和海关政策副总裁乔恩·戈尔德(Jon Gold)说:“人们肯定会考虑有意义地让生产近岸、在岸、回流(near-shoring, on-shoring, re-shoring)。它正在发生,却并非在一夜之间发生。”

工程公司ABB在6月份对1610名高管进行了调查,其中约70%的人表示,他们计划将部分业务搬到离家更近的地方,以解决持续存在的供应链问题。

过去几年里,阻碍货物轻松廉价流通的壁垒不断增加,包括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疫情期间,在混乱的美国港口卸货延误了数月;最近,由于中国的防疫政策,工厂一次又一次地关闭。

位于加利福尼亚州长滩的美国第二大港口的执行董事马里奥·科德罗(Mario Cordero)表示,“制造业通过越南、印度尼西亚、泰国和马来西亚向东南亚增长。大型企业集团有’中国加一’政策。”(“China plus one” policy)


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转移至墨西哥

Returnity Innovations公司是环保购物袋起家的初创公司,主打可循环利用包装。今年早些时候,CEO迈克·纽曼 (Mike Newman) 表示,美国西海岸港口因劳资谈判而延误导致供应链更加混乱,他把这种情况视为“压垮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此,他将大约三分之二的可重复使用运输袋和箱子的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墨西哥,以减少通过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和长滩堵塞码头的商品数量。

对于Returnity,尽管墨西哥的制造成本比中国高出30%,但由于零关税和陆运速度快,墨西哥的制造优势在当今无序的全球商业舞台上是罕见的:他们可以更加确定交货时间。

纽曼计划在较长时期内将很大一部分生产保留在墨西哥。他表示:“拥有这种灵活性,真的很有必要,也很有价值。”



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在中国销售,比采购更有趣?

无情的困境使一些高管相信,是时候重新考虑过去几十年的企业剧本了。

“我们必须将中国视为世界工厂,而不是像过去那样,”Inter Parfums Inc.的董事长兼CEO让·马达尔(Jean Madar)说。该公司为Oscar de la Renta、MCM 和Donna Karan等品牌生产和分销香水。“中国是世界的商店,”马达尔说。“将商品卖给中国比在中国购买更有趣。”

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Inter Parfums官网

马达尔表示,随着公司转向在欧美制造并销售,Inter Parfums计划到2023年将其在中国制造并在欧美销售的香水瓶组件的产量从2020年的约70%减少到约25%。他补充说,重新布局将使Inter Parfums通过港口运送的货物量减少约一半。

虽然Inter Parfums在美国制造零部件的成本比在中国高20%,但这是值得的。上个假日,Inter Parfums因为一些集装箱被困在港口而错过了在美国市场的推销。

“如果不能按时收到产品,便宜20%又如何?”他感慨。



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扩展供应链,并非一帆风顺

但是,将大量的生产转移到美国本土并非一帆风顺。由于在新泽西等州的美国工厂招聘不到足够的员工,该公司在这个假日季仍面临潜在的延误。

与中国相比,人手不足限制了工厂的运行,意味着美国的生产需要更长的时间。因此,Inter Parfums将提前于1月开始为其假日香水包装生产组件。

“美国还没有百分百为再工业化做好准备。”马达尔说。

同样,Returnity的CEO纽曼表示,在墨西哥建立生产所需的时间比他预期的要长,增加了成本,并且需要“一些困难的深夜电话”。

出于这个原因,许多美国公司选择在亚洲其他地方扩展其供应链,而不是离美国更近的地方。

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全球化已到达顶峰?美国家具和零售企业正尝试“制造迁移”!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今日家居FurnitureToday

发布者:跨境市场人,关注微信公众号【跨境市场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kuamarketer.com/archives/1759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22:56
下一篇 2022年11月19日 09:1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抖音
公众号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咨询:mazencart@gmail.com